你所不知道的贵州造丨贵州马桶盖 销往全球百余国家

Xiaomi's smart lighting solutions arm Yeelight enters India market

你所不知道的贵州造丨贵州马桶盖 销往全球百余国家
你所不知道的贵州造丨贵州马桶盖 销往全球百余国家
    ■核心提示

在崇尚“工匠精神”的德国,每年以严苛的标准从中国进口140万个马桶盖,而这些马桶盖出自贵州。



9月7日,贵州思特技术有限公司制造的4640套马桶盖,历时1个月通过中欧班列到达德国汉堡。这是贵州首次以“公铁联运、多程转关”模式出口货物,也是贵州制造的马桶盖首次搭上了中欧班列。

你所不知道的贵州造丨贵州马桶盖 销往全球百余国家

△德国人在选购贵州马桶盖

贵州这家马桶盖厂由两名贵阳人最早在广州创立,5年前,他们将工厂迁回贵州,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,“在家乡才能培养具有工匠精神的团队”。

目前,贵州制造的马桶盖已经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,保持每年200多万个的出口量,即便在今年疫情下,具有高品质的贵州马桶盖出口量仍增长了10%。

思特公司第一次通过中欧班列“尝鲜”,实现从企业到客户“点对点”的原柜直接运输。公司创始人吴成东说,如果中欧班列可行,这意味着贵州摇身一变成为“沿海”城市,将吸引更多企业内迁。


A 贵州造马桶盖 搭上中欧班列


8月3日,一辆大货车停在夏云工业园区贵州思特技术有限公司厂区内,货车上挂着红色横幅“热烈祝贺TOPSEAT(马桶盖品牌)中欧班列第一柜启运”。


春风得意马蹄疾。这天一早,思特公司创始人吴成东从贵阳开车赶来工厂,一下车就满面笑容,全程看着工人装货,见证这一重要时刻。

这是贵州思特公司第一次通过中欧班列出口马桶盖。列车要从新疆阿拉山出关,通过哈萨克斯坦、俄罗斯、白俄罗斯等多个极寒国家,因此在前期准备时,思特公司定制了一台高低温测试柜,把马桶盖放在零下40度的柜箱里进行长时间实验,马桶盖没有变形,于是思特公司才选择了这次中欧班列之旅。

△夏云马桶盖厂

2017年,重庆、广西、贵州、甘肃4省区市签署“南向通道”(“陆海新通道”的前身)框架协议。如今,西部陆海新通道的“朋友圈”已扩大到10多个省区市。

2019年10月13日,重庆海关、南宁海关、贵阳海关、兰州海关等15个直属海关在重庆签署《区域海关共同支持“西部陆海新通道”建设合作备忘录》,将在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、促进沿线产业发展、,支持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,促成了贵州马桶盖在今年搭上中欧班列。

首次在中欧班列试运,贵州思特公司向德国配发了4640套马桶盖,德国也是思特公司最大的市场。

贵州思特公司每年向全球100多个国家出口200多万个马桶盖,70%销往德国。今年出口量增长了10%,基本也是来自德国的订单,至目前已经向德国出口马桶盖100万个。增长的原因,是贵州思特公司去年在德国打赢了侵权官司。

“在德国侵犯我们知识产权的企业不少,我把德国一家欧洲知名家具连锁超市告了。”吴成东说,去年11月,,最终判决思特公司胜诉,向其他侵权销售商、工厂敲响了警钟,很多德国企业陆续与思特公司签下了“不再侵权”的承诺书。


B 迁厂回贵州 打造“工匠”团队


贵州思特公司的“TOPSEAT”马桶盖厂占地40亩,几间厂房内容纳了160多位员工,其中大部分是平坝县夏云本地人。工厂里的面漆房为防止粉尘沾染漆面,全封闭作业,参观者只能透过玻璃,观看戴着防尘口罩的漆工专注作业。

△全封闭的“面漆”房

“这是手艺活,漆工师傅一个月工资能上万。”吴成东说,工厂的员工记件结算工资,每月薪酬在4千元至1万多元不等,比附近其他厂的工资略高,员工流动性不大,达到了他迁厂回贵州的目的。

吴成东是修文人,1994年,中专毕业后在贵州公路工程公司工作。因为酷爱英文和国际贸易,2003年,他离职和朋友王志熙前往广州“下海”,接手了一家马桶盖厂。意大利天空公司是第一个客户,之后工厂陆续接到了德国、英国、瑞士的订单。

2013年,吴成东有意回贵州发展,在一次平坝县的招商引资会后,吴成东和王志熙围绕投资成本和前景进行过讨论。运输成本肯定要增加,购买土地、建厂要花一大笔钱,但用工应该能稳定下来……

在广东,工人流动性很大,想打造一支稳定的团队不容易。“马桶盖是最简单的工业品,越简单越需要工匠精神。”冲着用工稳定这一点,吴成东下定决心回贵州。

△工人隔着玻璃展示制作的马桶盖座圈

夏云黄龙村村民马敏珍已经在马桶盖厂干了5年,每天要制作2000多个马桶盖座圈,座圈上不能有凹凸点,针孔大小也不行。

在马桶盖厂的木工、漆工两个车间,干了5年的师傅大有人在。“在疫情前,德国合作商每年都来,他们会问前一年见到的某位师傅还在吗,想见一见他。”吴成东说,严谨的德国人会从每一个细节评估产品品质是否有保证。有了在贵州的这个稳定团队,苛刻的德国人也没话可说了。


C 顶级马桶座圈 引领同行业出口贸易


会飞的鸟、能摆动的煤油灯、季节更替的阿尔卑斯山风景……“TOPSEAT”马桶盖厂办公室里,亚克力材质的马桶盖展品,呈现着3D效果图案。

45岁的吴成东一谈到马桶盖就停不下来,他边说边笑,声音洪亮,散发出的是自豪感,“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产品了。”吴成东关上灯,办公室立刻暗了下来,几个马桶盖发出了亮光,显现出图案,其中的星星会闪烁,灯塔、车灯射出了光线……

△新发明:夜光马桶盖

夜光马桶盖是吴成东研发团队做的新产品,在瑞士售价100至120瑞士法郎,在去年获得专利权后,他才向外商展示,以免在美国吃亏的经历重演。

多年前,吴成东研发了一款子母盖在美国大卖,但没有申请知识产权,被大量仿造。“现在美国一年子母盖的需求量有100万个,我只占了10%的市场份额。”从那次起,吴成东就知道知识产权的重要性。

和中国大多数马桶盖厂不同,“TOPSEAT”马桶盖厂专注于做高端产品。

在2003年,吴成东起步时,一家德国企业到厂参观,对方拿起一个需要返工的马桶盖向吴成东发出质疑,“这个产品哪里有问题?”吴成东回答说,面漆时粘到了一粒灰尘。

后来,这家企业成为了吴成东的第一个德国客户。这件事以后,吴成东为产品取名“TOPSEAT”,全称Top Standards for Toilet Seats,中文翻译为“顶级马桶座圈”。

人在选购贵州马桶盖

在德国,即便是几十年的老旧房屋,洗手间也会保持整洁崭新的面貌,马桶盖成为了较大的消耗品。“TOPSEAT”不断研发新产品,追求“顶级”品质,抢占了德国马桶盖的DIY中高端市场。

然而,德国市场同样需要价格较低的普通产品,吴成东也接下了这些订单。广东、福建、浙江、江苏等地的10多个品质过关的马桶盖厂,搭上了“TOPSEAT”的出海快车,成为“TOPSEAT”的代工厂,跟着贵州马桶盖做起了出口生意,每年也要出口几十万个马桶盖。


D 贵州靠近“沿海”卖马桶盖有新思路


9月7日,贵州思特技术有限公司制造的4640套马桶盖,历时1个月搭乘中欧班列到达德国汉堡。

“陆路运输距离近,跨国时间短,成本也比海运低。”王志熙说,以前,产品生产完成后要通过陆运至广东口岸,完成几次下货、换柜、搬运的过程,才能登上货轮,历时40多天才到达欧洲、美洲等国家,这些货物还存在一定的搬运风险。

今年,,出台了《海关支持中欧班列发展的措施》,提出促进中欧班列多式联运业务发展,允许中欧班列货物通过多程转关办理海关手续。

马桶盖厂

利好政策下,贵州思特公司最先尝鲜,得到贵阳海关的全力支持,打通涉及的代理企业、运输企业、口岸海关等各主体,使得满载贵州马桶盖的集装箱,通过陆运到达重庆团结村,搭上中欧班列经“亚欧大陆桥”铁路运输出口到德国,实现了货物以原柜模式“点对点”从企业到客户的直接运输。贵州思特公司也成为贵州第一家以“公铁联运、多程转关”模式出口的企业。

“我们期待试运报告能尽快出炉。”吴成东说,如果铁路运输可行,贵州也将变为“沿海”城市,他将引进沿海马桶盖产业链上的配件厂落户贵州,并且也会有更多的其他外贸企业愿意内迁贵州。

不过,吴成东也有担心。他说,从目前来看,中欧班列运输比海运节约了时间和供货双方的经济成本,但之前公司也尝试过铁路运输,在成功运输几次后,运输费用涨价了50%,迫于价格升高,思特公司才又转回了海运出口。

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田坚 李强